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冬天果然不适合怪谈-《2010 コープスパーティBR 真冬の怪談会》感想
《2010 コープスパーティBR 真冬の怪談会》

cast: 下野纮,杉田智和,他

就是尸体派对那个系列,出的衍生cd..
写在前面的话,冬天真的不适合听怪谈,特别是推荐胆子小的晚上不要用好的耳机。抖。
大半夜外加耳机听得我冻死了。。。
而且这个是3d的。。。。特别恐怖,你想想深夜静静地,安静了片刻后突然鬼声鬼气地出现在你耳边,是什么感觉--;;

不过我觉得最不吓人的是组长。
〉〉咦?!也许是因为是组长所以安心吧!神马理由==;;
而且组长的那段里,背景好像听到了中村的声音,我幻听了吧……

第一,第三个故事是女人读的,第2个是下野,第4个是组长念的.
主要是4个故事,最后的广播无视了。
第一话:甜蜜的生活

作为他的女朋友,今天我又迎来了新的一天的到来。
早上起来,他还在睡觉,于是我就去厨房准备早餐,是不是很有新婚生活的甜蜜感觉?
因为是早饭,所以不能准备太费时间的东西。我专心地做着早饭,并偷偷地放入了隐藏的材料,同时,虔诚地祈祷:一定会很好吃,一定会很好吃。
早饭做好了,我走进卧室,他还没有起床。

“亲爱的,早饭好了,快起来吧。”
他只是嘟囔了几声,丝毫没有起床的样子。
“再不起来的话,我就要亲你罗?”
他还是含糊地应着,没有起来的样子。总算在早饭的香气的诱惑下,醒了过来。
我扶他起身,喂给他早饭。吃完后看看了钟,糟了,已经到了要去上课的时间了,但是他突然脸色发青。
我的男朋友身体一直不太好,于是我问他,今天是不是请假算了,他只是摇着头。
虽然嘴上不说,但是我懂,万一身体垮了就不好了,所以我打电话给了学校,请了假。
问他要不要吃药。他又摇着头。
真是的,又不是小孩子了,还嫌药苦。俗话说的好,良药苦口嘛。
总算他同意吃药了,但有个条件,要我嘴对嘴喂他。真是叫人怪不好意思的,但是我也喜欢他这一点。

喂了药后,他脸色似乎好点了,又睡下了。这时候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是他的母亲。他的母亲是一位服装设计师,一直在外工作,很少回来。虽然不太好,但是我想也是要打个招呼,于是接了电话。
听了我的声音,他母亲吃了一惊,以为打错了电话。我连忙解释说不是,我是他的女朋友,他因为身体不舒服,所以没有能接。
母亲在电话里松了口气,原来他有了女朋友了,学校说他已经一周没有来上课了,所以很担心打电话来问。现在放心了。

挂了电话后,我想去拉上窗帘,走到窗口,突然觉得有人盯着我。
只看到窗口出现了一个男人,浑身是伤,脖子这里青紫,直直地盯着我。
我吓坏了,这里是6楼啊。我连忙跑到他身边,抱住了他,说窗外有人。
他不相信,我怯怯地再走过去,男人不见了。我连忙拉上了窗帘。
但是,感觉没有消失,他一定还在什么地方盯着我看。

这个时候,能消除恐惧的只有给心爱的人做饭了。
我来到厨房准备做饭,晚上烧他爱吃的牛肉吧。继续放入了隐藏的材料,还有一定会好吃的咒语。
差不多要好了,我准备去叫他吃饭。突然听到房间了传来了什么声音。
走进房里,他不停地挣扎着,嘴里还喊着什么,仔细听,他喊的是“好暗好暗好暗”
病又发作了呢,我走近他身边,喊着,没事,我就在这里啊。
但是他不听,还是拼命地挣扎。没有办法,我只能把他的眼罩拿掉。
他看着我,惊恐地问:你是谁?
好过分啊,我是你的女朋友啊,你把我忘记了么?
我这么说,他还是不相信,问着,你是谁?
没有办法,我拿了刀子,在他手上划下,这个疼痛,应该能使他想起来吧?
终于,我问他,你想起我了么?他点了点头。
太好了。我转身端来了料理,饭菜的香味让他平静了一点,他专心地吃着。
等他吃完,我微笑着问他,呐,好吃吗?这里面有隐藏的材料哦。放入了……我的血
他突然脸色变青,然后吐了起来。随后像发疯一样大叫起来:救命救命救命!
真是太吵了,没有办法,我只能双手搭上了他的脖子,然后……

房间里安静了下来,我站起来,走近他,从他身上解下捆绑的绳子,也许是绑了太久,绳子已经勒入皮肉,沾上了鲜血。我握着绳子哭了起来。
这时,我又感觉到了视线,抬起头,镜子里映出了早上的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我终于想起来了,他是我第一恋人,第一个被我杀掉的恋人。
我明明在你身边,为什么你就是不接受我。我突然又听到了什么声音,呼唤我的声音,这次,这次一定没错了,这才是我真正的恋人。
我丢下绳子,走出了房间。
是你,在呼唤我吗?没错,你……就是我的新的恋人了。


第二话 深夜的快递员

我是一个快递员,今天负责深夜投递。
这里是一片森林,晚上阴森森的,怪吓人的,而且周边有发生过连续杀人事件。还是快点完工回去吧。
来到投递点,这是一家老宅子。我把包裹递给了男主人,让他签字。男主人签了,还问我,后面还有别家要投递吗?
我告诉他,你是最后一家了。
他突然非常高兴,说,那么留下来一起吃饭吧!随后不由分说把我拉进了屋子。

听他说,房子里只有他和太太。厨房里传来他的太太切菜的声音。
过了一会,菜端上来了。炒肉。但是不像鸡肉,不像牛肉,不像猪肉,不知道是什么肉。
吃着吃着,我突然咬到一个硬的东西,吐了出来一看,是一枚钉子。
我大吃一惊,喊道,这是怎么回事?
男主人脸色也变了,叫来了他的妻子。他的妻子拿着菜刀走了过来,低头看着我手里的钉子。突然菜刀落下,插到我身边。差点就把我刺穿了。我惊出一身冷汗,妻子连连道歉,说,对不起,手滑了一下,对不起。
但是当她走出去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她脸上挂了一幅可惜的失手表情。
再看男主人,脸上也是拼命忍住笑的扭曲表情。
这个房间有问题,我再也不能留下去了。我喝完杯子里的水,起身要走,男主人拦着我,说,至少吃完妻子精心准备的甜品再走。
但是我坚持要走,但突然觉得全身失去了力气。难道,刚才喝的水里有毒?
我挣扎着逃出了门,来到走廊,靠墙壁支起身体寻找出路。幸好男主人没有再追来。
奇怪,明明来的时候就是这条路,为什么会那么漫长找不到出口?

我继续走着,前面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。明明男主人说家里只有他们2人的,怎么会还有其他人。男人走近了,我突然发现这个男人眼睛被挖掉了,空洞地流着血,向我这里走来。我吓坏了,大叫着逃开。终于看到前面有个楼梯,我跑下楼,打开门,这里是我刚才吃饭的客厅。我怎么会又绕回来。客厅里面没有人,我走过去,桌上放着我刚才吃的炒肉,还有菜谱。我拿过来一看,上面写着“鸡肉,洋葱,xxx……人”
没有错,最后写的是人!这时候脚边传来了什么声音,我回过头,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少年爬了过来,全身不停地流着血,但是还没死。他向我伸出手,嘴里喊着什么。
我惨叫着跑开,又回到了走廊,怎么也找不到出口,周围的墙上出现了好多人脸,都怨恨地看着我。为什么,为什么要追我,我不认识你们啊。
终于,我想起来了,我知道他们,他们都是被我杀掉的人。这附近的连续杀人事件的凶手就是我。因为觉得无聊,因为想要出名,我借送快递的名义把他们都杀了。
我错了,我不该这样,我哭了,我打从心底忏悔,我跪了下来,哭喊着: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发誓我会悔改。
可能是我的诚心道歉传达给了他们,我感觉怨灵们渐渐消失。他们是原谅我了吧,一直找不到的出口出现了,打开门,映入视线的是满天的繁星,明天开始一定要重新做人,我去给被害者们扫墓吧。正这样想着,突然“噗”得一声,背后一阵刺痛。我慢慢回过身,就看到那对夫妻站在我身后,太太手上的刀插在了我的背上……

第三话 不存在的邻居

“啪”得一下,我睁开了眼睛。已经是深夜了,电视开着,但是没有了信号,传来阵阵噪音。我想起来了,今天经过游戏店,因为无聊,借了一个恐怖游戏,叫“在这里”。到现在已经很少见的简单的标题。我大概玩了一半睡着了,我关掉了游戏机。
突然,隔壁房间传来什么声音,慢慢地,慢慢地朝我这个方向接近。没有记错的话,隔壁是空房,应该没有人。我害怕极了,声音越来越近,有什么搭着我的肩膀,站在了我身后。“…………,………………,在这里。”
“哇!”我大叫一声,睁开了眼睛。是梦?!我一定是因为玩了恐怖游戏的关系。我准备了一下,打起精神去上课了。

早上,好友看到我,立刻问,怎么了?昨天没有睡好么?
我把我做的梦告诉了她,然后说,隔壁明明是空房间么,怎么会有声音。
但是她想了一下,说,没有阿,隔壁不是住了人了吗?
怎么会?我明明记得是空房间啊。
放学后,我把这个事告诉了另外的朋友,然后半开玩笑地说,是吧,隔壁明明是空房间。
但是她却也说,没有啊,隔壁住的不是a班的谁吗?
咦?为什么她们都知道,就我不知道,我记错了吗?
回到寝室,我紧张地看着隔壁,名牌是空白的。也许是忘记写上名字了也说不定。我深呼吸着,走到隔壁门口,转动了门把。门居然没有上锁,打开了。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这是怎么回事?我不相信地看着手上的住所名册,上面分明写了这里的住人的名字。
到底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“啪”得睁开了眼睛,电视已经没有了信号,传来阵阵噪音,玩了一半的游戏机不断重复着游戏的bgm。都是这个游戏的错,我都要分不清现在是做梦还是现实了。我恨恨地把游戏机摔了出去,游戏机摔得粉碎。这样该没有事了。
但是突然又传来了游戏的音乐,是从床下传来的。没有办法,我趴下,伸手去床底摸索。床下冰冷,像冰窖一样,终于手触到了一个硬的东西,找到了!
但同时,啪得有什么握住了我的手,冰冷的人的手!
我尖叫着死命甩着手,终于甩脱了。我看了看我的手,什么异样都没有。但这时,对面的空房间又传来“嚓嚓”的声音向我靠近。
我吓坏了,躲到墙角抱成了一团。声音越来越靠近……
“啪”得一声,我睁开了眼睛,自己正睡在床上,我刚才明明在墙角啊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枕头边放着玩了一半的游戏机。这时画面上显示了什么,我拿起游戏机一看后尖叫了起来。
画面上出现的是正常上课的我,游戏画面上写着“在这里。xxx”
我终于想起来了,好友说的那个名字,那就是,这个游戏主人公的名字。

第四话:白神

身边一阵骚动,我眨了眨眼睛,Shiro倒在了我面前,流着血。周围同学尖叫着,是我杀了他吗?为什么?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?

Shiro是中途转到我们学校的转校生。刚进来的时候,脸色发青,像中邪一样喃喃自语。同学们都很害怕所以没有人和他说话,但是之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朗了起来,和坐在他边上的我热络起来。

这天放学和他一起回去。走到路口,他突然很小声地说:要不要来我家?
反正时间还早,我还从没去他家玩过呢!于是我答应了。
“不过,不能演变成bl哦。”
〉〉我喷了
他家是一间很大的屋子,离学校很远。一开门,里面乱糟糟地,都是垃圾袋,传来阵阵臭味。我记得Shiro是父母双亡,靠救济金抚养。但是也至少该把房间整理一下,丢掉垃圾吧?
来到他的房间,也是堆满了垃圾袋,但我突然发现,有一个袋子似乎不同,鲜血淋漓地。我壮着胆子走近,里面血淋淋地,看不出是什么,但是袋子上像咒语一样写着什么,仔细一看,是宠物的名字。再一看周围,也有很多鲜血淋漓的袋子,同样上面也写了名字。
房间深处,还有几个大的袋子,同样鲜血淋漓,写了什么,我走过去看,上面写的是……“爸爸,妈妈,姐姐,哥哥……”
我吓坏了,慌不择路地逃了出去,经过他身边,只听到他喃喃地说了什么。

回家后,我决定忘掉一切。第2天上课时,我放下书包,看到他进来后就捅了他。
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摸着脑袋,身下有好多好多血,好像我也被捅了。这时,突然一声尖叫,就看到另一个同学挖掉了对方的眼睛,然后就好像集体发疯一样,一个接一个。
我茫然地看着这一切,意识开始模糊,这时我回想起离开的时候,Shiro的自语:Shiro可是会传染的……对,就附在了你的身上

>>组长的最后一句耳语很给力!
テーマ:日記
ジャンル:日記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投稿
URL:
Comment:
Pass:
秘密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